战疫征文选:抢什么抢(浙江 吕嘉兴)

     发布日期: 2020-02-07

抢什么抢

吕嘉兴(浙江省永康市第三中学教师)

丘吉尔说:“当真相在穿鞋的时候,谎言已经跑遍了全城。”

“初一抢口罩,初二抢大米,初三抢酒精,初四抢消毒液,初五抢护目镜,初六抢手套,初七抢双黄连。 钟南山让你们不出门,你们倒好,天天出去抢东西。” 初看这个段子,我觉得很搞笑;再看网友对抢双黄连的调侃,我更加忍俊不禁。 摘几句如下: “我非常负责任地告诉大家:赶紧去淘宝、京东抢购卫生纸囤起来,因为过两天这帮抢着喝双黄连的人会拉稀”; “突然想起鲁迅先生小说里的阿Q和菜市口抢人血馒头的那些人,一百多年过去了似乎又在寒风排队买双黄连…… ”; “抢不到双黄莲,我吃点双黄连牙膏可以吗?双黄莲蓉月饼要不要抢?”; “专家要说吃屎能抑制病毒,这大半夜的,化粪池都得撬开” …… 笑着笑着,我的笑容不禁慢慢凝固起来,不禁想到了此前许许多多人的曾经形形色色的“抢”

——曾经因为日本地震发生核泄漏,不知道哪个孙子散布谣言,说海水污染了,以后盐不能吃了,许许多多人就像疯了一样到处抢购食盐,有的居然抢囤了全家十年也用不完的食盐; 曾经因为听说板蓝根对非典有效,许许多多国人仿佛自己就是非典患者,又像疯了一样到处抢购板蓝根,以致有些卖服装的、修单车的、卖鞋的店门或摊位前也在竖起了“有板蓝根售”的广告,价格不断上涨; 曾经因为听说白醋对非典有效,许许多多人争先恐后到处疯抢白醋,有的老人竟给孙子孙女外甥外甥女喝白醋杀毒,结果把小孩喝进了医院; 还有曾经抢大蒜、抢绿豆、抢生姜、抢大葱、抢白糖……形形色色地抢,使“蒜你狠”、“豆你玩”、“姜你军”、“葱击波”、“糖高宗”等词语风靡一时。

其实,面对谎言或谣言,只要我们每个人不急不躁,静下心来分析,就不会跟风去大抢特抢。 有一句谚语说得好:“爱之子既没被子弹打死,何必被谣言吓死。”日本核泄漏引发的抢食盐风波,稍会思考的人,便不难想到这是谣言。当时的央视等官方媒体没有播报日本本土人以及附近的韩国人、朝鲜人抢食盐的消息,距日本福岛千公里之外的舟山盐场会有多少污染?我们抢什么抢?退一万步讲,即使我国的盐场真的有污染,我们也相信国家有办法解决食盐生产过程中的污染问题,靠自己抢绝对不是长久之计。

再如非典时期抢板蓝根和白醋风波,当时患者基本上集中在广东和北京,许多距这两处千公里之外的地方有也是零零星星,我觉得“战略上藐视非典,战术上重视非典”就可以了。如果板蓝根或者白醋能够预防和治疗非典,那还有必要要“万众一心”“众志成城”,还必要白衣天使冒着危险逆行? 同理,这次半夜三更抢双黄连风波,只要我们仔细想想就不难发现真知。假如双黄连真的对新冠状肺炎有抑制作用,还需要如此兴师动众增援武汉?没有患病的人吃什么药?跑出干干净净安安全全的家,在人头攒动的药店里你争我抢,你呼我吸,难道就不怕真的被传染?

还有,哪怕对病毒传播非常有效的口罩也没有必要抢。我们认认真真听专家和政府的话,不串门,不聚餐,不聚会,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就没有必要戴口罩。万不得已出门才戴上也用不了整箱整箱的口罩。我们应该把口罩留给在医院里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我们应该把口罩留给日日夜夜保卫一方平安的警察和有关工作人员,我们应该把口罩留给患者、疑似人员以及隔离人员,我们应该把口罩留给……

后记: “我思故我在。”(笛卡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