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楼梦》看亲子关系

     发布日期: 2019-11-26

红楼梦亲子关系

 

《红楼梦》在诞生了几个世纪以来,经过历代红学爱好者的研究推敲,有人认为他是一部宫廷小说,有人认为他是一部自传体小说,有人认为他是一部封建社会人间百态的大百科全书,也有人认为它是一部不算佛经的佛经。日本的山本玄绛禅师曾在讲经时说:“一切诸经,皆不过是敲门砖,让我们借助经典敲开门来,唤出其中的人来,那个人,就是你自己。”今天,我们就通过几个人物来了解一下《红楼梦》中的亲子关系,看一下它对我们当下的教育有什么参考意义。

⑴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贾瑞既无兄弟,也无姐妹,父母早丧,由祖父贾代儒抚养长大。正因为贾瑞是贾代儒这一支的独苗,老祖父对孙子给予厚望,“素日教训最严,不许贾瑞多走一步,生怕他在外吃酒赌钱,有误学业。”你看曹雪芹描述的贾代儒教育贾瑞的方式,像不像今天很多家长,把孩子拴在家里,一心只让孩子念书,其他任何事都不许干。贾瑞怎样呢?贾瑞被凤姐第一次骗到“西边穿堂儿”冻了一夜,孙子一宿未归,贾代儒是怎么想的呢?“只料定他在外非饮即赌,嫖娼宿妓”。这说明尽管贾瑞被管得最严,但些微逮着机会便出去干这些吃喝嫖赌的勾当,要不然贾代儒不会是想都不想便“只料定”。贾瑞除了调戏王熙凤被设局害死这些情节,他的日常行为书中也做了交代。第九回贾宝玉的书童茗烟大闹家塾的时候,“这贾瑞最是个图便宜没行至的人”,怎么个没行至呢?“每在学中以公报私,勒索子弟们请他;后又附助着薛蟠,图些银钱酒肉,一任薛蟠横行霸道”。这样行为的后果就是学中府中各色人等都不把他放在眼里,连仆人李贵都当着他的面说:“素日你老人家有些不正经。”贾代儒一心要让孙子修品行,治学问,博取功名,光宗耀祖,但偏偏事与愿违,贾瑞就不务正业,就专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甚至悖逆人伦,“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调戏兄嫂王熙凤,最终落得个身死名裂,岂“窝囊”二字能够形容。贾代儒老年丧子,又丧独孙,对他来说这岂止是不好的征兆,活脱脱便是断子绝孙,要他的老命。

⑵ 你是什么样的人,孩子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贾赦在小说中被作者描写成一个百分之二百的老色鬼,第四十六回,邢夫人叫来王熙凤直截了当说贾赦想要老太太屋里的鸳鸯做妾,王熙凤怎么说?“老太太常说,老爷(贾赦)如今上了年纪,作什么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放在屋里……比不得年轻,做这些事无碍。如今兄弟、侄儿、儿子、孙子一大群,还这么闹起来,怎样见人呢?”王熙凤是贾府中最擅说道的人,牙尖嘴利,一番骂人的话说出来还总是有理有据让你无力辩驳。她这一番话(这一段并不算长篇大论)是在提醒邢夫人,一是邢夫人你那老公那么大岁数了,不知保养身体,左一个右一个的收房,老太太已经不高兴了;二,明确告诉你邢夫人,你别张嘴,即使张了嘴贾母也不会同意;三,如今你贾赦子侄儿孙一大群,你别闹,闹起来大家都没脸面。王熙凤在提醒邢夫人的同时也告诉读者:一,贾赦身边不缺女人;二,贾赦这个老流氓,虽不缺女人但色心难耐开始对老娘身边的丫头下手。后来大家都知道,鸳鸯没有将拒绝之词对邢夫人说出口,但把前来说合的娘家嫂子骂了个狗血喷头。当得知鸳鸯拒绝了自己的“美意”,贾赦的反应尤其让人印象深刻。他表达了两个意思,一说鸳鸯爱恋少年郎念着府里的公子哥,不仅惦记宝玉,恐怕也包括贾琏;二是威胁鸳鸯即使将来嫁了人家不管是谁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由此看出贾赦其人不仅好色,还荒唐,不仅荒唐,更是跋扈无理。最可笑的是当鸳鸯在贾母面前说清原委立誓不嫁之后,贾赦被老娘一顿臭骂,贾赦怎样呢?真是应了王熙凤的预言,挺大岁数的贾赦闹得阖府不安被府里上下传为笑话,他在这种情况下竟然不知收敛硬逼着贾琏给他另买了一个小妾,色急如此也是古今再无第二人了。有其父必有其子,书中的琏二爷虽有一个貌似天仙性如夜叉一样的老婆管着,但依然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当看到被薛蟠强买的香菱花容月貌后硬是当着酸老婆的面一番感慨,如果说暗娶尤二姐是因为爱情或者为了香火在当时可以被理解的话,那么与鲍二家的这样一个有好处便使得不摘不捡的人偷情便实实在在不能理解,一个贵族子弟干出如此丑事竟还趁着酒兴大闹府宅,邢夫人王夫人贾母都管不住,只说“叫人把他老子叫来”方才讪讪离去。只是曹雪芹不曾写如果这个场景真把贾赦叫来,父子二人会说出怎样的话来?难道贾赦说“惭愧惭愧”,贾琏回“承让承让”吗?

⑶ 你是什么样的人,孩子就偏不做这样的人

贾政与贾宝玉的父子关系可以说是当下父母最应该引以为戒、最值得参考的生动案例。贾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表面上看贾政是贾家他这一辈中最优秀、最正派的一个,谦逊有礼,处事得当,而且对贾母孝顺备至,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贾政成日要求宝玉不要在诗词歌赋这些文末小技上卖弄,好男儿更该四书五经经邦济世等等言语,但你看他素日喜欢结交的都是些什么人,詹光傅世贾雨村那些相公门人清客,都不过是沾光附势阿谀奉承之辈。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看其左右交往之人,便可知他实际上是一个假正经、假斯文、爱受奉承、附庸风雅的俗人。近年来“读书无用论”大行其道,一些人久贫乍富便在人前炫耀卖弄,读书怎么怎么没用,自己多么多么能耐,全不把天下读书人放在眼里。如果是真觉得读书无用也倒罢了,偏偏还严苛要求孩子百般用功,千番努力,到头来事与愿违便也是佛家所讲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了。

贾政在面对儿子贾宝玉时,总是板着脸不苟言笑的一副严父形象。宝玉拟的匾额楹联他明明很喜欢,却只说也不过了了,宝玉少年性情稍有得意,他便“畜生畜生”“无知的业障”呼来喝去,骂个不休,弄得宝玉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左右为难。试想在当下亲子关系中,如果父母还是贾政这般传统方式教育子女,勤于批评,吝啬表扬,呼来喝去甚至天天棍棒伺候,教育出来的孩子必是唯唯诺诺、自卑没有信心,久而久之厌学逃学也就理所当然了。贾宝玉便真的成日吟风弄月在脂粉堆里厮混,称以求取功名为志的读书人为“禄蠹”,屡遭笞挞未知更改。

在亲子关系中,父母孩子互相都像一面镜子,父母希望孩子是自带滤镜的美颜相机,以看到完美的自己;而父母对孩子而言却是一个高倍数变焦镜头,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会被孩子真实记录;父母就像久经岁月反应迟缓存储不足的老旧机器,而孩子却是灵敏迅速拥有无限存储的新电脑,有些事父母过去了可能就永远过去了,而孩子记住了却会记一辈子。